女宝宝名字 你最讨厌什么梗?

发布时间:2021-05-03T13:29:38。

2015 年 4 月 12 日,婚礼当天。一到现场,我就意识到自己真的错了。

我忽视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,我和新娘理应是闺蜜,然而我对她的生活一无所知。新娘的性格的确比较冷,我们事前沟通不够,所以一出场我就开始犯错。

新郎家的人看到伴娘,上来就问我多大年纪,在哪上班。我看大家这么热情,脱口而出,自己是在婚庆公司工作。

众人脸色瞬间变了。本地人都会找朋友或亲戚来做伴娘,不会请一个外人。新娘瞪了我好几眼。还好我反应快,赶紧补充道:这次婚礼操办,是我替她联系的,给了大优惠。

新郎家的亲戚见缝插针地问我:新娘喜欢什么、在哪个大学毕业、家里都有些什么人、新郎新娘是怎么认识的……

我一个都答不出来,只好找话岔开。新娘看我实在应付不来,赶紧过来为我解围,但她的脸色明显越来越难看。

好在婚礼的流程我都熟悉,准备好下一个环节需要的物品,提醒新娘要注意的地方,才稍稍缓和我俩间的尴尬。

新娘一看就是个严肃的人,所以到了闹婚的环节,重点自然转移到我这个伴娘身上。

那个伴郎不知是为了活跃气氛还是故意挑逗,不停地开我的玩笑,有些话从他嘴里说出来,又黄又痞。

我看了眼新娘的脸色,只好都忍了下来。

婚礼的主持是我们公司的王哥,当进行到新郎吻新娘的环节,伴郎突然抱住我,做亲吻状,王哥赶紧过来拦下他,半笑半怒地说:「小伙子,再急也不能先上车后补票呀。」

台下一阵哄笑,我还没反应过来,当场被吓出一身冷汗,差点落荒而逃。

挨到了婚礼结束,新娘给了我一个 300 元的红包。我和她告别,她没理我。我的笑容挂在脸上,尴尬得不行。

回去的路上,我才感到有些委屈,不知是为新娘的冷漠,还是因为那个男人的骚扰。但我知道,这是拿钱办事,揣着三百块钱,我最后找了家餐馆,一个人大吃了一顿。

02

让我没想到的是,第二天来到公司,经理夸我做得不错,他也因此看到了商机,把「职业伴娘」列入服务项目里。我从前台成了公司的首席职业伴娘。

公司开始招募一批「职业伴娘」,作为新的项目开张。

之后,我才真正见识到了各种奇葩的婚闹。

这些婚闹上,往往新郎和新郎的父亲是被整蛊最多的,其次就是伴娘。

有大冬天把新郎扒光衣服绑在门前示众的;在新郎和准公公的身上涂鸦,头上戴着大尖帽子,写上「奸夫淫父」游街的;把新郎新娘脱得只剩内衣,塞进被子不让出来的。

无论婚闹狂到什么程度,每个人的脸上都喜气洋洋。

而作为伴娘,则是受伤最多的。有的伴郎团抢伴娘时没抱住,把伴娘摔伤的;被伴郎团扔鞭炮炸到脸的;伴郎往伴娘的胸口塞红包女宝宝名字,吓得伴娘从楼梯上掉下去的。

种种意外,在我经历的婚礼上都有发生过。

让我印象最深的一次婚礼,是我做职业伴娘的第三年。公司接到一位名叫陆丽的订单。她也是东北人。

可能因为是老乡的关系,我们一见如故。

陆丽是一名英语教师,未婚夫是一家外企的财务总监。俩人在北京认识,原计划是在东北举行一场订婚宴,再到新郎家办一场简单的婚礼,最后返回北京,请朋友们吃顿饭。「结婚嘛,只是一个仪式,没必要耗费太多时间。」

来到这里后,陆丽才发现情况并不简单。按照本地风俗,陆丽一家人在当地最有名的酒店租了一间高级总统套房做「娘家」。

随行的只有她的父母和一位阿姨,陆丽和我说:「结婚时能有你壮胆儿,我不会太孤单。」

以前接业务,我只需在婚礼当天出席,可陆丽想让我陪她走完婚礼的全过程。每天额外给我 800 块佣金。

陆丽本来打算一切从简,可她的父母劝她,既然来到男方家,就要听男方的安排,男方想大办细办就表示对你的尊重,我们不能驳了人家的面子。

但谁也没想到,这场婚礼整整持续了八天。

新郎的老家在乡下,长辈多,礼数也就特别多。我和新娘新郎一起沟通时,光是行程安排和记录注意事项,就占了满满半本笔记。就连上学时,我都没有如此认真过。

2019 年 8 月 12 日,第一天,是男方给女方送聘礼的日子。

聘礼被送到酒店时,我和陆丽一家人当即就傻眼了。新郎家送来的竟然都是活物。除了当地特产,有一对鸡、两只鸭、四只大鹅、一条白色的狐狸,外加一个水族箱。

送聘礼的四个小伙子从小货车上抬下那个巨大的玻璃水族箱时,里面竟有两条一米长的娃娃鱼。我心里想,这难道不是国家保护动物嘛,这些到底是从哪弄来的。

现场围观的人特别多,纷纷称赞新郎家的礼品有面子。男方送聘礼的人在众人的目光下,一个个财大气粗,甚至有些趾高气昂,放下东西就走,没给我们任何商量的余地。

聘礼是绝对不能再带回男方家的,陆丽和她的父母看着这些活物一筹莫展。酒店的房间几乎成了一个动物园。

我原本想帮着整理一下,可活物一碰就开始乱叫。陆丽在房间里一边叹气一边转圈,最后一个人站在窗户旁发呆。

我四处打听,总算找到了解决方案。当地某酒店有回收结婚礼物的服务,我们拍手称快,赶紧把这些全送了过去。

送东西时,我们还不能让旁人看到,只好遮遮掩掩的,拿袋子将那些鸡鸭鹅装起来,像做贼一样,从酒店的员工楼道,一件一件地搬下来,让对方无论如何不要透露出去。

陆丽是一名环保主义者,送完了家禽女宝宝名字,我俩大快人心,又特意打车把狐狸和娃娃鱼送到了当地的动物保护协会。

第一天结束后,我回到公司,向经理吐槽那些聘礼。经理笑了笑说:「这算什么,我还看过男方送了女方一队三粉驴呢,驴队在街上走着,连交警队都要专门来维持秩序。」

我脑补了那个画面,心有余悸,幸好新郎家没送驴来。

03

婚礼行程第二天,是两边亲家的见面仪式。两家因为语言不通,没什么话说,一直相互客气笑着,没发生什么事。

第三天,是新娘家送嫁妆的日子。因为还要回北京,陆丽家带来的嫁妆并不多,但样样都不错,连棉被都很精致。

当地有一个老说法,一对新人的新房,谁的被子放在最上面,以后就是谁做主,谁也就活得更长寿。到了摞被子时,婆家几个婶子抢着往高处放新郎的被子。

陆丽的妈妈被带动了情绪,也跟着抢着向高处堆被子。

几位阿姨累得够呛,你来我去的,谁也不让着谁。最后是新郎的妈妈把她儿子的被子放到最上面,然后她笑呵呵地往床上一蹦,稳稳地坐了上去,引得一屋子人哄堂大笑。

我留意到陆丽的妈妈躲到了房间的角落,再没上前争抢。

回去的路上,叔叔与阿姨当着我们的面吵了起来,一开始只是小声商量,最后陆叔叔态度严厉地说:「不过是玩笑,你还当真了。只要女儿幸福,这些都算不了什么。」

阿姨听完很委屈,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:「我根本不在乎那个,也不信那个,可是千里迢迢把女儿送过来,却被人家压在下面。我一想到要把女儿嫁给这样的人家,我就……」

说着说着,阿姨抹起了眼泪。我心里实在不好受,又不知道应该怎样劝解她,只能紧紧搂住阿姨的胳膊。

到了婚礼的第五天,新郎要领着新娘去亲戚家拜访。新郎姓杨,据说还不是当地的大户,但亲戚也有一百多位。不但要一一走访,还要求跪拜。我则负责在一旁发喜帖。

陆丽听到要「跪拜」,当场翻脸,「我这辈子除了去世的外公,就没给人跪过,腿硬得很。」

两人僵持了好一会儿,新郎最后屈服了,不让她跪拜。

我们一群人到了新郎的亲戚家,新郎叩头,陆丽在一旁行礼。我明显看得出来,那些亲戚的脸色都铁青了。而陆丽镇定自若,毫无惧色,我在一旁替她紧紧捏了一把汗。

回去的路上,新郎的脸色有些难看,陆丽也不搭理他。我们全程没有说话,直到回了住处。新郎才开口:「丽丽,再辛苦几天,就结束了。」陆丽冷冷地回了一个「好」。

到了第七天,新娘穿红装、打红伞、捧香烛,步行去拜祠堂和祖坟。祠堂要上大香,祖坟上香烧纸,摆祭品。

到了坟场,我再次傻眼。那片坟场在离海边不远的地方,我粗略数了一下,一排有 15 座坟,一共有 8 排。

这次是新郎全家叩拜,陆丽依然只是行礼。每逢这种时候,都会有人聚集过来看热闹,有笑嘻嘻的小孩跑过来看看新娘,被大人叮嘱来沾沾喜气。陆丽都会给他们发糖。

围观的老人们看到新娘,慢慢围成一团,开始对她指手画脚。一位白胡子老头突然走上前,说着土话。我听不大明白,大意是:不给祖宗下跪的媳妇,娶了对风水不利。

新郎家的人赶紧上前扶住老人,对他笑着赔礼,说尽了好话,才把他劝走。

当天的最高温度 40 度,我穿的裙子完全被汗湿透了,而陆丽还穿着高领长袖厚面料的红装,没吃饭也没喝水,硬是撑到了下午 3 点多。

她一脸平静,始终没多说一句话。

04

到了婚礼的第八天,也是最后一天,举行结婚仪式。

我心里想着,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,到了我熟悉的环节。

当天上午,我穿着粉色的半身羽毛裙,站在新娘左侧,肩颈露在外面。为保险起见,我穿了条隐形的安全裤。

半分钟后,「鞭炮阵」开始,我预感伴郎团里肯定有刺头,那些鞭炮扔得极其精准,都在我和新娘的裙摆下炸响。

我飞快地展开红伞,跟打仗似的,左冲右突地抵挡鞭炮。

陆丽的心理素质的确不错,我们俩紧紧抱成一团,在红雨伞的掩护下冲出硝烟弥漫的炮阵,她还帮我挡住了一些。

唯一失算的,是我的羽毛裙。缀满羽毛的裙摆突然蹿出了一团火苗。我尖叫起来,火速倒在地上,想压灭火苗。

伴郎团比我的反应更快。四五个男人突然冲上来,挤成一团,有人假借用西装扑火,在我的腿上乱摸;有人想趁机掀我的裙子,还有一个小个子男人竟然想压在我的身上。

我顺势在地上一滚,脱离他们的包围圈,同时也扑灭裙子上的火苗。伴郎们再想靠过来,我从手包里抓出一沓零钞撒向天空。他们瞬间散开,就像鸡啄米一样冲过去哄抢。

看着蹲在地上抢喜钱的伴郎们,我终于喘了口气。站在不远处的陆丽显然没见过这样的架势,吓得没反应过来。

我快速检查自己的身体,小腿上有两处被鞭炮炸伤了,皮肤微红,起了三个水泡,不算严重,回去涂点药就好。整理完衣服,我重新站到陆丽的身边,对她轻声说:没事。

从宾馆到达婚礼城的路上,陆丽一直没说话,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楼房,脸上看不出表情,只剩疲倦。

点击阅读全文
相关阅读
2021年生肖运势预测